孝感政务云 OA 孝南通讯录 云上孝南 五化管理 一网通办
RSS订阅 无障碍阅读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区情> 孝南风物> 孝南风物 孝南风物

睿者通于微也——兼谈孝南的锔匠工艺
发布时间:2019-07-05 信息来源:孝南网 作者:朱幼勤 访问量:585 字体大小:【 视力保护色:

  昔日孝感城乡不时可听到“锔碗~~~ 锔缸~~~也——”的市声,这种市声悠长很有些书生吟诗的韵味,这与孝感众多市声别具一格之处。这是因为在三百六十行中,锔匠是一个更具文化素养的细致之活。古人云:“睿者通于微也,圣者无不通也。”(见《书经·洪范》篇),故此有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圣人也”之说。不少的锔匠,其手艺是三代传承,称为锔匠世家,大抵是破碗、破缸这类东西,只需经他双手,便可恢复如初,且仍坚实耐用,尤其破碎古瓷器,经过锔后,居然能恢复如初,再次呈现百年或千年的古远的气韵与神采,亦具有很高的同等的收藏价值。不少高明锔匠同时也具有古瓷的鉴赏技能及绘画雕塑的功底。

  中国的瓷器,不仅是很好的日用品,而且亦是珍贵的艺术品,备受青睐,即使是平常的瓷器如瓷杯、瓷瓶、瓷碗、瓷盘等,均被人“玩之不替手,爱重心无穷”倍加珍惜。古人云:“家有万贯财,不如古瓷一件”。民间收藏古瓷亦成习俗。此外,“笑破不笑补。”“旧衣必缝,破物必补(锔)。”这是老祖宗留下的美德。故此直至民国锔匠亦是民间一个重要的职业,在孝南朋兴、新铺从事锔匠行业的职业者较多。

  锔匠锔陶瓷器的行头,是一个小箱,当家的工具是一枚小金刚钻。孝南民谚云:“没有金刚钻,揽不了瓷器活。”又云:“锔碗锔得好,全靠扒骑扒得巧。”所谓扒骑是铜丝制成用于锔碗的双折头的小钉像骑马趴在裂缝两边,在锔之前先用细胶泥拼成未碎之前的原状。我的祖父及父母,以及外祖父、舅舅都是读书人,其家中不乏古瓷的艺术珍品。加之所打破的碗,舍不得丢掉,故此,家中亦有几件锔后恢复的几件瓷器珍品。有一年春节来临,打扫卫生父亲不慎把书桌上摆设的一个笔筒打碎了5片,后悔不迭,请来了家在朋兴的一位罗姓的祖传三代的老年锔匠来修复。他接过破碎的瓷笔筒,仔细地将碎片端详,那副专注得有些神圣的神情,仿佛是考古学者在研究刚出土的稀世国宝,经他鉴明,这件笔筒果然是康熙民窖青花古瓷,十分珍贵!此后,便坐在小板凳上,凝神屏气,心不旁骛,用扒骑细致地联结破碎片。花了一个时辰,只见修复后的笔筒: 圆筒外壁,所绘景色笔意活泼,料色鲜明快,空灵蕴藉,所题之词为流利连绵的草书,情味隽永;画中居舍掩映于江畔丛竹里,数笔淡青料水横抹天际秋云,不失为康熙民窖青花中代表作之一。扒骑佷巧妙地绕过图案画面,居然把破笔筒缝合如初,看不出丝毫破绽,令人称奇。笔者的表亲,不仅在孝感家乡亦在苏州、上海开了瓷器店,也喜爱收藏古瓷。其中所收藏的晚清五彩仕女瓷盘,上一女子倚案抚琴,近处所绘绿石红花与远处竹石相映成趣。画面的釉色为蓝色,色泽鲜明。可惜这件被他玩之不替手的珍品,被好奇的表弟不小心打碎为几块,后经罗师父的神奇的双手仔细修复,使之原貌一模一样。其中扒骑沿损裂痕所锔出的花样图案,依然为蓝彩色,丝毫看不出破绽,令人称奇!表亲情不自禁地夸他说:果然是“睿者通于微也!”

  以上有关恢复具有文物价值的锔匠手艺称为细活,其他诸如修复普通的破瓷碗、破陶缸等,称为粗活。即使是所锔的粗活,经他修复为原状后,依然无浸水痕迹。所锔的陶缸用的扒骑是铁质的。

瓷器是我国伟大的发明之一。远在新石器时代晚期,我们的祖先就己经利用瓷土做原料,经高温烧成精美的硬陶。到了商代,又发明了玻璃釉(青釉),开始了我国瓷器的新纪元。东汉晚期,制瓷技术又有提高:瓷胎较细,釉色光亮,釉和胎结合较好。魏、晋、南北朝是我国瓷器生产跃进时期。这一时期制瓷工艺突出成就是:白瓷釉色乳白,薄而透明,证明当时工匠已掌握了烧造白瓷的工艺。东晋以后还发明了釉下挂彩的技艺。隋唐是我国瓷器生产的繁荣时期。隋代的瓷窑分布很广,瓷器品种增多,器型多样,部分代替了金、银、铜、陶等生活用品。唐代是我国封建社会的繁荣时期,制瓷业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生产部门,瓷器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用品。唐代青瓷产品胎质细薄,釉色晶莹,制作精美,不仅被国内普遍使用,而且畅销国外。

宋代各地出现了独具风格的瓷窑体系,在胎质、釉色、花纹式样更加精美,各有特色。釉里红瓷器是元代出现的新品种。明代彩器取得新成就。清代康熙时期创造了闻名中外的粉彩、珐琅彩。在世界上我国素有“瓷器之国”的称誉。我国的瓷器不仅是很好的日用品,而且是珍贵的艺术品,深受人民的喜爱和赞扬。

  据学者考证:锔匠源于唐代是可信的。正是因为唐代瓷器已成为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用品,又正是因为瓷器是深受人民喜爱的艺术品,民间或士绅理所当然的有收藏瓷器的习惯,从而形成了“破瓷必补”的习俗。故此锔匠在唐代便应运而生。这亦可以从唐诗人杜甫诗《又于韦处乞大邑瓷碗》为证。诗云:“大邑烧瓷轻且坚,扣如哀玉锦城传。君家白碗胜霜雪,急送茅斋也可怜。”这首诗称赞了大邑白瓷“轻且坚”“声如哀玉”“色胜霜雪”的优秀质量,也说了“销路广”,亦表达了诗人对大邑白瓷“爱重心无穷”的心情,从而可体现出他有强烈的收藏愿望。直至上世纪四十年代末,锔匠声消匿迹。

  我国是世所公认的工匠大国。手艺是永恒的,他们都具有独特的文化价值和科学价值,是人类文明的鲜活见证。故此孝南锔匠工艺亦应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,予以传承发展。          


本网文章多为原创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,否则视为侵权。
分享到: